澳门京娱乐场官网 > 澳门京娱乐场官网 > 广东省捕捞渔民面临生计困境
2020-03-24
广东省捕捞渔民面临生计困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两个月南海伏季休渔期结束了,8月1日,南海渔民纷纷扬帆出海作业,期望获得好收成。 但在开渔节前夕,记者深入雷州乌石、电白博贺、阳江闸坡和汕尾等着名渔港采访,所见所闻却令人十分担忧。 广东是海洋大省,海域面积41.93万平方公里,大约是广东省陆地面积的2.4倍,海岸线长达3368.1公里,发展海洋经济具有很大的优势。但由于近10年来广东及港澳渔船扩增迅猛,捕捞强度超过了水产资源的再生能力,渔业资源严重衰退,再加上北部湾划界,传统作业渔场减少,油价暴涨,70%渔船亏本,近20万捕捞渔民需要转产转业,涉及上百万渔业人口。渔民的出路何在? 南海渔歌风光不再 在雷州市乌石渔港,数百艘大中小渔船静静地停泊在港湾里。 据当地渔民反映,上世纪80年代初期,渔船少,渔业资源丰富,渔业生产非常好。那时渔民食牌价粮,出海捕鱼有牌价柴油供应。镇南渔业大队在银行存款100多万元,渔民的医疗、子女读书等全都免费。 “这样的渔歌现在没得唱了!”渔民张亚提告诉记者,随着海洋渔业资源衰退,北部湾划界后,传统作业渔场减少,加上渔业生产需要的柴油、冰以及渔需品的价格提高了好几倍,渔业生产效益越来越差,渔民一年收入只有三四千元。 记者在电白县博贺渔港采访,政府有关负责人及部分渔民反映的情况更令人忧心。近年来80%拖网渔船亏本,有的甚至破产,被法院、银行拍卖渔船、房屋。博贺镇新港渔委会就有20多户渔民已破产或濒临破产。 汕尾市城区的渔民们叫苦不迭:今年第一季度,他们的人均收入比去年同期又下降了30%.该区目前共有捕捞船1700多艘,仅有10%盈利,70%亏本。除资源枯竭和油价高企外,贷款利息也是亏损的重要原因,该区渔船有80%是负债经营,平均每艘渔船负债额高达20万元。由于生产效益持续下降,不少渔民重返贫困,全区现有1714户共8723名渔民生活在每人每年150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线下。新港街道前进村渔民钟金来现年74岁,四代同堂,返贫后全家11口人只能挤在船上,靠搭船屋栖身。据调查,目前全区尚有8户渔民居住船屋,1284户租房居住。 据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民政厅、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联合开展的沿海海洋捕捞贫困渔民困难状况调查表明,从解放到80年代中后期,广东省海洋捕捞业曾经历了辉煌的发展时期,比较效益居大农业之首。但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受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广东沿海渔区经济出现明显滑坡,沿海渔民返贫现象突出。全省沿海66.17万纯捕捞渔业人口中,贫困渔民有9.52万人,占纯捕捞渔业人口的14%;特困渔民7.26万人,占贫困渔民总数的76%;处于当地低保线以下的特困渔民2.74万人,占贫困渔民总数的28%。总体上看,广东省沿海平均100位海洋捕捞渔业人口中大约就有12位贫困渔民,其中特困渔民9户,粤东、粤西地区贫困、特困捕捞渔民比例更高。捕捞渔民已成为继水库移民、石灰岩地区移民之后第三大贫困群体。 过度捕捞导致资源衰退 广东省渔业面临最大的难点,就是渔船太多。据2002年统计,全省共有机动渔船72646艘,其中海洋捕捞渔船49132艘,比1978年增加了10倍多,加上港澳渔船大力扩张,海洋捕捞强度已大大超过渔业资源承载力。据专家评估,广东渔业资源年可捕量为100—110万吨,而近年海捕产量达到184.7万吨,导致水产资源严重衰退,主要经济鱼种明显减少,资源系统严重退化,广东南海着名的八大鱼汛已有10多年未见出现。过去提的口号“变淡季为旺季”,不考虑海洋生物的生长规律,对资源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电白县博贺港渔民说,渔船在捕捞海域层层布下钓网,拖网作业从以前40米水深扩至到现在400多米,拖网长度延伸至3000米,海底被拖至平滑。海洋资源枯竭和捕捞艰难由此可略见一斑。 为切实保护海洋和渔业资源,保持海洋捕捞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从1999年起,广东省就实施海洋捕捞产量零增长甚至负增长战略。 实施零增长战略,就要汰弱留强,就要有一大批渔船退出捕捞业,一大批渔民上岸。特别是在中越北部湾划界之后,广东在北部湾的传统高产优质鱼场减少了3.2万平方公里,6600艘渔船被迫撤出,加上其它渔区近万艘渔船被淘汰,全省共有近20万渔民需要转产转业,涉及上百万渔业人口。因此,广东省政府从2004年开始,投入5亿元,启动260个项目,5年内扶持2万生活特别困难的捕捞渔民转产转业。 渔民上岸路途崎岖 渔民转产转业是无奈的选择。渔民以船为家,以“耕海”为生,陆上没地,地上没房,手里没钱,文化偏低。渔民上岸步履维艰。 渔民中有相当部分是“连家船”渔民和特困渔民,他们要转产转业首先得解决住房问题。但据记者在各地采访了解,解决渔民住房是最大难题。在电白县,渔业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某渔业镇现在还有30多户渔民以船为家,上面要求要为“连家船”渔民建房子,但省里只补贴1.3万元,其余要地方政府解决,每户至少要补贴7—8万元,地方补不起,所以不敢上报。 汕尾市城区为帮助渔民转产转业费尽了心机。新港街道和马宫镇两个重点渔业产地建起渔民转产转业培训服务中心,对渔民展开就业技能培训,并帮助渔民四处寻找就业机会。但因渔民世世代代从事海上捕捞作业,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以初中、小学水平居多,有的甚至是文盲,缺乏渔业生产以外的专业技能,对新知识和新技能的接受又较慢,要转移到其它行业的难度颇大。 2002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令组织者啼笑皆非:新港街道的前进、东风两村聚集了全区最贫困的渔民,为帮助他们转产转业,培训服务中心联系了当地一家玩具生产企业和一家毛纺厂,说服对方答应招收两村300名渔民入厂做工。为打响“第一炮”,组织者特意精选出100名初中文化程度以上、年龄在18到25岁之间的渔民到玩具厂上班。没想到刚刚上班3天,100名渔民就跑得只剩下3个。组织者调查原因,年轻的渔民们普遍反映“干不来”,整天对着机器干活“很疲劳”,他们宁愿一天到晚蹲在地上杀鱼只赚几块钱,也不愿这样赚十几二十块。 转产转业渔民面临的困难很多。雷州市海洋与渔业局负责人称,该市制订了捕捞渔民转产转业10年工作计划,10年内共淘汰渔船500艘,安排转产转业渔民4100人就业。但2002年淘汰渔船185艘的任务至今未能完成,主要是渔船造价较高,补助较低,相当部分渔船不愿接受淘汰。其次是一些渔民欠债多,超过淘汰补助金,一旦渔船淘汰,债主就会上门追债,因此也不想立即淘汰。 博贺渔民也遇到类似的问题。1996年7号台风对博贺港渔民造成重大损失,很多渔船被毁,渔民只好到处借钱修造渔船,大部分资金都是民间借贷或赊欠造船主的。新港渔委会主任陈合告诉记者,该村97艘渔船,有70多艘负债,最多的负债200—300万元。一艘1000匹马力的渔船造价600万元,转让仅300万元,上级补助10多万元,200多万元的债务一辈子也还不清。一些渔民旧渔船被淘汰,政府几万元补助刚到手就给债主拿走了,两手空空;要搞海水养殖,建一组网箱最少要投入上万元,去哪里筹这笔钱,没有办法,只好帮渔船打工。 发展水产养殖是最好出路 湛江市的遂溪、雷州等县实践证明,发展海水养殖业是渔民转产转业的最好出路。 雷州市在省海洋与渔业局的支持和指导下,在乌石港海面无偿划海600亩,开展墨西哥扇贝养殖试验获成功,亩产达3000至5000公斤,每亩产值达1.2万元,最高的达1.6万元,获利6000至7000元。 除了发展海水养殖业,雷州市还通过建设人工鱼礁,发展滨海休闲游钓业,计划安排转产渔民1000人就业。同时,加快水产种苗繁育基地建设。去年1月建成投产的覃斗镇英哥岭种苗场,育出首批优质珍珠贝苗6000多万只,无偿送给转产渔民4000多万只。全市还育出墨西哥扇贝苗5亿只,除满足本市转产渔民需要外,还供应外地。另外,该市通过发展水产品加工龙头企业,引导转产渔民进入生产、加工、流通领域。现在全市有162家水产品加工企业,其中乌石镇兴建的北部湾水产有限公司冷冻加工厂,可直接和间接安排转产渔民3000人就业。 汕尾市城区引导上岸渔民搞水产品深加工、维修维护捕捞船等受到渔民欢迎。300名渔民经培训后进入国泰、五丰两个水产品深加工企业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捷胜镇渔民邓丰胜用多年捕鱼积累的资金600万元建起大规模高位虾养殖场,带动了整个区的水产养殖业,吸引了捷胜和马宫两镇数百名渔民转产投身养殖业。该镇还有近300名渔民成功转业,进入渔船修理、渔船配件供应企业和海鲜酒楼工作。 记者在乌石渔港采访发现,地方党委和政府积极落实上级政府对转产转业渔民的扶持政策,保障他们的生产生活。如优先安排养殖海面和项目,在全市沿海已划出一定面积的海域作为他们的“保命海”外,还将国有、集体企业闲置的水产养殖水面、建设人工鱼礁项目和渔港招收劳工等资源优先安排给他们;对特困的转产转业渔民在生活、教育、生产等方面的困难给予优先解决,将这部分人纳入扶持、民政临时救济和当地最低生活保障计划;集中资金和力量解决“连家船”上岸定居问题,将“连家船”上岸定居纳入全市农村茅草房改造工程统一实施,等等,使许多转产转业渔民找到了新的生产生活出路。 渔民期盼加大扶持力度 近年来,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对沿海捕捞渔民生计问题十分关心,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扶持渔民。但渔区的干部和群众认为还需要加大扶持力度。 渔民盼望解决的问题和建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供应优惠柴油。现在渔民最大的负担是柴油太贵,油料大约占捕捞成本的60%.香港、澳门渔民船用柴油政府给予补贴,供应优惠柴油,每吨比市场价便宜20%.内地渔民也期望享有港澳渔民的优惠政策。 二、渔民转产转业搞养殖给予贴息贷款。从渔区近年实践证明,搞水产养殖是捕捞渔民转产转业最有效的途径,而且深受渔民欢迎,但苦于没有资金。 三、“伏休”结构不合理。按政策规定,底拖网渔船和围网渔船列入“伏休”范围,但这两类渔船只占渔船总数的小部分,在“伏休”期间,一些比围网渔船杀伤力更大的渔船仍然可以出海作业,如近年发展起来的流刺渔船。据渔民反映,这些流刺作业渔船,网口径为两指之窄,连指头粗的小鱼也可捕获,其破坏资源程度不可低估。对此,渔民认为,“伏休”要做到“一休大家休”才有效果,至少也应该把流刺渔船列入“伏休”范围。 四、希望就近休渔。广东省不少渔民都在海南、浙江等地作业,每年“伏休”期间都要从外地赶回来,每条船最少得花上一万多元的油料等费用,来回一趟就得花两万多元冤枉钱。因此,渔民强烈要求有关部门采取灵活的政策,让在外地作业的渔船就近休渔,尽可能减轻渔民的负担。南方渔网编辑: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