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京娱乐场官网 > 三农政策 > 本期专题
2020-04-07
本期专题

本期解答专家:张勇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法律硕士 深圳市律协证券基金期货专业委员会委员职业领域:公司综合类业务,知识产权、外商投资

案情简介 吴某于2011年6月13日10时左右入职某公司,11时左右离开公司,12时10分在松岗街道宝安大道沙浦路段,被刘某所驾驶的轿车撞伤,经抢救无效于2011年6月16日死亡。在此期间,刘某垫付了6千元,公司领导来探望一次但未支付任何的款项。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吴某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专家答复 一、办案思路 吴某近亲属找到笔者,问笔者该如何处理此案?近亲属是否能就此获得赔偿?赔偿多少? 笔者认为,吴某的死涉及两个法律关系。一、侵权关系:吴某被刘某所驾驶的轿车撞死,家属可以要求刘某赔偿;二、工伤关系:吴某在上下班途中遭受交通事故,且非承担主要责任,属于工伤,可以要求工伤赔偿。由于吴某所在的公司未为吴某缴纳工伤保险,所以应由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家属委托笔者代理此案件。 二、交通事故案 某保险公司为肇事车辆小轿车承保了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故我方以刘某、某保险公司为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连带赔偿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精神抚慰金共110万。同时申请对刘某的财产保全,法院查封了肇事车辆。 2011年12月中,法院参照《2011年度广东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赔偿标准》,判令:一、家属应得到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共50多万;二、某保险公司支付112000元(因为承保限额分别为医疗费10000元、死亡伤残保险110000元、财产损失2000元);三、刘某支付40多万。 判决生效后,某保险公司支付了赔偿款项,刘某未支付任何的款项。故我方对刘某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调查刘某财产后,发生刘某除了肇事车辆外没有其他可执行的财产,于是对车辆进行拍卖,拍卖所得约4万元。由于未被足额赔偿,我方又向执行法院申请委托刘某户籍所在地人民法院对刘某在老家是否有财产进行调查。 同时刘某因交通肇事罪被追究刑事责任,获刑8个月,因此我方所主张的精神抚慰金不被支持。 三、工伤认定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公司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相关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本案中,公司并未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故我方提交了:身份证、户口本、病历、死亡医学证明书、火化证书、交通事故认定书等证据申请工伤认定。 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后本案后,向公司发出了《关于伤亡事故调查处理的通知》,公司提交了《情况说明》称吴某并非在合理的上班时间,并非在正常的上班途中,非因工外出收到事故伤害。社保局向公司其他员工调查取证,吴某的同事高某某、张某某、郑某某均陈述吴某是外宿,当天在公司办理完入职手续就不见了。 社保局认为事故发生时间为12时10分,地段沙浦路段,属于吴某上下班的正常时间和合理路线,且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吴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因此吴某的受伤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项的规定,便于2011年11月1日作出了的《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吴某是工伤。 公司对此不服,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认定书》,理由如下:1、吴某事故当天,只来公司办理入职手续,并没有正式上班,遭遇事故不能算因工;2、公司正常下班时间是12时,上班时间是13时30分,吴某未经允许擅自于11时07分出厂,在12时10分发生交通事故,不可能是上班途中。且吴某当事的路线是背离公司的,不是上班方向。故不能认定为工伤。 复议机关认为:1、根据市社保局调取的视频图片显示,吴某当天11时07分从公司外出,但11时14分又回到公司。 公司称吴某只办理了入职手续,那么吴某在公司1个多小时只是签订劳动合同吗?吴某为什么要离开公司后又回到公司?由于公司无法提供合理说明及相关证据,故对此推定吴某在上班;2、12时10分、沙浦路段,属于吴某上下班的合理时间及路段;3、《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时工伤的,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吴某发生交通事故不是在上下班途中,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维持社保局的认定。 公司对深圳市政府作出的复议结果不服,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由于公司不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吴某不是工伤,故一审败诉。公司对一审判决仍不服,上诉至中级法院,二审也败诉,理由同上。 四、劳动仲裁 我方拿到《工伤认定书》后,马上申请了劳动仲裁,要求公司赔偿。但由于公司对工伤认定的不服提起了行政复议程序、对复议结果的不服又提起诉讼程序,仲裁程序只能中止,直至二审判决结果下来了。 劳动仲裁委在2012年10月裁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职工因工死亡的,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故参照《高法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公司一次性支付家属丧葬费、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70多万。 裁决为终局裁决。申请人如果不服上述裁决的,可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申请人有证据证明上述裁决事项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可自收到裁决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 五、撤销劳动仲裁之诉 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劳动仲裁裁决,申请的理由为:仲裁裁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1、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错误确认抚恤金的年限没有法律依据,该解释适用于人身损害,不适用于劳动争议;2、裁决一次性支付供养亲属抚恤金无法律依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条的规定,抚恤金应根据职工平均工资和生活费用变化等情况适时调整,就不应该裁决申请人一次性支付;吴某亲属在仲裁裁决重隐瞒了足以影响公证裁决的证据,吴某亲属已经在诉刘某、某保险公司案中获得了丧葬费,丧葬费不能重复主张。 我方认为:由于《工伤保险条例》没有明确规定抚恤金年限问题,故参照《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是法律所允许的。《深圳中院关于工伤待遇案件指导意见》第十二条规定劳动者系第三人侵权所致,劳动者先获得侵权赔偿的,不影响其享受工伤待遇,但对于医疗费、丧葬费和辅助器具更换费不得重复享有。本条明确规定劳动者先获得侵权赔偿的,可以免除丧葬费,但家属没有获得第三人赔偿的丧葬费。赔偿应以实际获得赔偿款项为准,而不是以生效但未能履行的判决为准。 最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我方属隐瞒了丧葬费在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纠纷已获得支撑的事实,属于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且仲裁适用法律错误,于2012年12月裁定劳动仲裁裁决予以撤销。 六、一审 由于劳动仲裁裁决被撤销,我方起诉公司,主张公司须支付丧葬费、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案件的争议焦点是抚恤金应按何种标准计算以及丧葬费是否应予以支持。双方对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0多万是没有异议的。 抚恤金计算基数及支付方式 依据相关法律,抚恤金以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为计算基数。本人工资高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300%的,按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300%计算;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 本案中,吴某和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岗位为普工,但工资一栏空白。公司主张吴某的工资构成应为基本工资1320元+加班费。我方主张吴某工资为3894元。公司和我方都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 一审法院在2013年4月判决认为:1、抚恤金基数:家属主张吴某工资应按深圳市职工平均工资确定,但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根据吴某生前所任岗位为普工的事实,结合深圳本地工厂普工的实际工资水平以及深圳市年度最低工资标准,公司主张的吴某的工资构成较为合理,即吴某的工资构成应为基本工资1320元加加班费,由于基本工资低于2010年度深圳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故按2010年度深圳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计算抚恤金。2、支付方式:《工伤保险条例》仅规定了每月发放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标准,并没有规定一次性发放多少年,故对于本案判决之前的供养亲属抚恤金应当一次性支付,之后按月支付,但每月总和不超过深圳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父母儿女死亡或年满18周岁后则无需支付。丧葬费 法院该费用属于一次性支出,依据法律规定应为3万元,家属不能重复受偿,家属在交通事故中已经获得2万元,故公司只需支付家属1万元。 七、二审 我方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公司并未上诉。 对丧葬费不服 我方认为,交通事故案判决第三人支付家属的赔偿包括: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家属获得的2万元赔款不能明确为上述何项赔偿款。可况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这些费用先于丧葬费产生,将2万元直接定性为丧葬费赔款也显然不合理。由于无法确定2万元的性质,所以不能认定家属就丧葬费已经从刘某处获得了2万元的赔偿,况且刘某有近30万缺口未赔偿,也不具备再赔偿的能力,家属不可能再从刘某处获得赔偿,故公司还须全额支付家属丧葬费。 二审法院于2013年12月作出判决,认为一旦刘某有财产可以赔偿,家属可以起到执行程序要求赔偿,所以维持一审对此的判决。 抚恤金 我方认为《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关于每月发放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标准的条款适用的支付主体是社保基金,而不是对拖延缴费/支付赔偿的用人单位。对于拖延缴费/支付赔偿的单位,更适合参照《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进行一次性赔偿。而实践上大多也是一次性发放的。 且一审法院判决公司支付抚恤金,但每月总和不超过深圳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过于片面,根据《广东省工伤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供养亲属抚恤金每年按照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增长调整,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负增长时不调整。 一审法院未考虑每年度职工平均工资增长问题,判决过于片面。 二审法院支持了此观点,改判了。 八、执行 由于公司未判决支付家属款项,我方申请了对公司的强制执行赔偿款40多万(1、丧葬费6千多元;2、一次性工亡补助金30多万元;3、至判决之日止的抚恤金计6万多元),法院将公司账户的钱划给了家属。 由于家属远在在外地,以后每月向公司领取抚恤金成本过大,于是笔者提议家属与公司达成和解,由按月支付改为一次性支付完毕。后来双方同意参照《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吴某父母的抚恤金计算至80周岁,然后在此基础上双方彼此作出让步,由公司再一次性支付家属抚恤金20多万结束本案。 九、总结 就本案而言,员工第一天上班就去世,公司为此支付近70万的赔偿款也是挺冤的,但这种冤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实际操作中,用人单位并不需要等到单位社保扣款日才能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在职工入职当天就可以通过网上系统为职工购买工伤保险,即便当时还没有扣费,但是职工已经可以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了。 现实施的2011年1月1日版《工伤保险条例》较2004年1月1日实施的《工伤保险条例》扩大了工伤保险的适用范围,一是扩大了上下班途中的工伤认定范围,将上下班途中的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事故伤害,以及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都纳入了工伤认定范围,同时对事故作了非本人主要责任的限定;二是根据社会保险法的规定,调整了不得认定工伤的范围,删除了职工因过失犯罪、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导致事故伤害不得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增加了职工因吸毒导致事故伤害不得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同时提高了部分工伤待遇标准,将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调整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20倍。公司承担的风险将更大。因此公司应及时为员工缴纳工伤保险。